爱听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一场虚惊_散文网

来源:爱听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1976年7月28日里,唐山大发生了,百万人口的城市在数十秒的内夷为平地,65万间房屋倒塌,24万生灵葬身废墟,还有16万多人遭受重伤。

8月份,大队里传达了中央文件,说我们这里也有地震的危险,号召全村老百姓迅速转移到开阔地带。于是,各家各户立即到田间地头搭建防震棚,全部必需品都带到棚子里去。就在这样的危难时刻,我接受了重任,与李某某、小虎子在庄子东南角站岗,就是李维朝家门口河边上,当时河边的房子还没有砌,我们的任务主要是密切注意南边庄子发来的即将地震的信号,一旦有信号,必须及时向本村社员发送。还有几个桥梁,也有民兵把守。

那时,绝大多数社员都很听话,不许到庄上活动,防止突然遭遇地震。这也是对老百姓负责。但就有一些社员胆子大,无所谓,不把领导的要求当回事。李德松就曾要求回家拿东身体经常抽搐怎么回事西,民兵多次劝说,就是不肯回头,硬要回家,于是,民兵们把他五花大绑起来,强行接受教育,以免其他人效仿。至今,提起这件事,他还嘴里咕哝着,似乎还有点不服气呢。

我们三位白天没有什么事情可做,闲聊的时间多,我还把《毛泽东选集》1至4卷合订本带到站岗的“哨所”,一有空就学习,一段也可,一篇也行。记得当时李某某还在选集的扉页上写了一句“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奋勇前进”呢,后来被我撕掉了,倒不是这句话说得不好,而是因为我不欣赏此人的“吹牛拍马”的嘴脸。他们两个人都有步枪,因为他们都是武装基干民兵,我没有。为此,我心里很是纳闷:为什么偏偏我没有枪?是因为我年龄太小吗?也许,因为我虚岁才18。但是,也许是因为“政治历史不太清楚”被隔离审查过,所以我不被信任。可是,既然不信任我,为什么又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呢?到底是什北京市哪里的医院比较好呢么原因,至今不得而知。唉,都了,算了。

夜里,我们三个轮流休息。轮到你执勤时,一点大意都不行。假如有情况,没有及时发出信号,那可就大了,全村一千多命的安危,可不是儿戏。全村除了我们三位以外,都转移到田边地头了,死一般的寂静,大街小巷长满了杂草。白天在庄上走走,尚有恐惧感,夜里根本就不敢离开“哨所”,向巷子里一望,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窜出来。特别是一想到那些凶死的人,就更加恐惧,总是担心随时会遇到什么“孤魂野鬼”。休息,就在简易的大椅子上,或者大桌子上,裹着被里子,凑合着睡一两个小时。

有一天夜里,已经是后半夜了。正是我执勤的时候,突然隐约听到王庄那边有一连串的枪声,我惊呼:“不好!有情况,枪声响了!”他们还在酣睡着,我摇了摇他俩。醒了,吃惊地问:“什么?!”我说:“那边,枪响了!”他俩酒泉治癫痫病医院?迅速拿起枪,一个朝东荡,一个朝村南,“啪啪啪”连发数枪。我拿起大锣敲了起来。我们三人向在大会堂前的“防震指挥部”走去,仲维群科长在那里督阵。也许是我们发的信号搅了他的好,他吼叫着:“怎么乱发信号?”我们很无奈,解释了一番。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公社来电话说:各大队必须加强戒备,地震也许随时就要发生。仲科长走到中间的“反修桥”上,掏出手枪,对着西边的天空,连发了数发子弹。我们怏怏地离开了,去我们临时搭建的防震棚,躲避随时可能发生的地震。三人,先在棚外站着,抬头看看天空。天空,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有一些浮云在暗夜里移动着。突然,“砰”一声枪响,“啊!”我们都惊呼着,“怎么了?”原来是李某某的枪里还有一发子弹,在整理枪的时候,不小心发出了。好在没有对着人,是对着地面的。否则我和小虎子不知道是哪一位要受伤或者命归黄泉呢。那发子弹头钻进河北治癫痫比较好地面将近一尺,被一块碎砖阻住了。( 网:www.sanwen.net )

天亮了,没有发生地震,一场虚惊。

几天后,警报解除了,社员们陆续回家居住了,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执勤二十多天终于又过上了正常的平静的生活。

可是,就在大家基本回家住了的时候,一天早上,我还在熟睡,金龙叫醒我:“地震了!”我还以为他开玩笑的呢,他说:“刚才摇了几摇,没事了。”我们还是小心的,当时我们就没有回村住,仍然住在五队田里地震棚里。后来听人们说震级不大,只有4级左右。只有几户人家的烟囱倒了,还有些本来就不太坚固的土屋塌了。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dukx.com  爱听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