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潋滟的桃花(十四)被痛打的詹飞_散文网

来源:爱听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那个男孩,见箫淼在看那个穿的很是穷酸的男孩,就笑道:“箫淼,那是谁?谁家的穷小子?这样的跟你配吗?是你男吗?”

箫淼一听一下子火了,就一个鞋跟踩在那个男孩飞龙的脚上。那飞龙昔日英俊潇洒且嚣张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可箫淼却根本不在意这么多,就气哄哄的告诉那个男孩并大声的对那个男孩说:“你听着,帅哥,飞龙!那个男孩,是我哥,是我男朋友,知道吗,小子。”

可飞龙这小子就特别喜欢这样的,也许他更喜欢箫淼这样的性格。但,那个男孩却毫不犹豫恬不知耻的对箫淼说:“你,箫淼,铁定是我女朋友,那穷小子你让他等着……”

本来,他还想说什么,可是有时不说比说更厉害。一个可怕的阴谋诞生了。

箫淼见詹飞走远了,原本只想气气他。不一会,詹飞走远了但箫淼也没跟。

“我,箫淼是个女孩呀,你能不能不这样?”箫淼想着也着。所以她也就任凭詹飞一个人在哪里。女孩的心思,男孩你懂吗?( 网:www.sanwen.net )

其实,箫淼也好想跟詹飞看一次电影,逛一次超市,买一次衣服,可是那詹飞一想到的,就好像有用不完劲,不是给别人补习,就是打临工,自己把自己搞得那样憔悴。

可是事实呢,虽然詹飞表面上是詹飞的干儿子,可詹飞却把箫校长给的钱存着,也把箫校长给的钱一笔一笔记着,因为他觉得自己长大了,自己有能力了,要分文不少的还给他们。

这钱不想欠他们的,还有这箫淼的情他也不想欠,自己一个穷酸小子怎能配上她呢?自己喜欢那又如何呢?所北京军海医院神经内科在线咨询以,前不久就跟箫淼提出了要分手。

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箫淼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来找詹飞看电影,可是詹飞发现电影票真的好贵,所以詹飞就犹豫了,说:“晚上,我还要给别家,补习功课”。

詹飞把箫淼推掉了,不是詹飞不想看那电影,也许只是看不惯箫淼那种随便花钱的性格,而自己却没有那么多钱,去给她买衣服买化妆品之类的,所以箫淼就有点生气了。

可,那箫淼是那种受气的主吗?她原本的好一扫而光,脸上的花容月貌顿时也失去了颜色。詹飞拿定了主意,不顾箫淼就走了。

这事,也许怪詹飞,怪詹飞没跟箫淼说清楚,那又怎能不怪箫淼呢?她应该知道詹飞所不喜欢的。

箫淼在詹飞转身后,就呆呆的站在那里,可是箫淼长得真的好漂亮,她自己非要喜欢这样的穷小子吗?

也许是箫淼气糊涂了,不由心生一主意,可她不知有些事情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采花花不开。

箫淼趁詹飞还没走远,就大声喊着嚷着:“詹飞,你不陪我去,我就去找别人了。”所以,就在此时,箫淼根本不是有目的去接触谁?

她只是想气气詹飞,所以,当一个男孩从她身边经过时,她顺手就抓住了那个男孩,箫淼一见那个男孩是飞龙,就立刻甜蜜蜜气说:“帅哥,陪我看电影吧,我被我男朋友放了鸽子。”

这样的美事,那个男孩肯定都高兴了。况且邀请自己的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一个漂亮的女孩请自己看电影,所以飞龙很是高兴。

但,可是,箫淼却不知这个男孩却是个有名有钱家中有地位的铁定公子哥。

箫淼拉着飞龙去看电影了,不管箫淼与飞龙有什么?也许人,就在自己的不经意治疗小儿癫痫的办法间,伤害了自己原本最在乎的人,就像詹飞伤害了箫淼,箫淼也伤害了詹飞那样,而飞龙却是最无辜的,事情非要这样吗?要这样发展吗?

但事情还没有这样完,其实那詹飞就根本没走远。他只是看不惯箫淼那种大手大脚的样子,但一看到箫淼与一个男孩去看了电影,心里也不由埋怨起自己。

事情也许就是这样结束就好了,可是可怕的事情还没完。就像刚才箫淼听飞龙这样一说,要教训一下这个穷小子。

可那箫淼没在意,因为他们在上次看电影时才刚认识。

漂亮的女孩可以是女神,也可以是祸水。就像这箫淼,即是飞龙眼中的女神,也是詹飞眼中的“祸水”。

可那飞龙,根本就没罢休,所以就趁箫淼不注意的时候,叫人打听了关于詹飞的一切,并想好了计策,并试着从詹飞手中把箫淼夺过来。

可那本是箫淼的无稽之谈,箫淼根本没在意。可那飞龙却当做了一件事情。就在第二天,詹飞上厕所时,飞龙和几个男孩趁詹飞不在意时,狠狠地暴揍了一顿詹飞,并大声告诉詹飞要离箫淼远点。

毕竟箫淼也在时时刻刻关注着詹飞,所以当箫淼知道这件事情时,就不顾一切的赶紧去找飞龙。并告诉飞龙以后不要再找詹飞的事,可那飞龙真的会罢休吗?詹飞与箫淼他们的情还会继续吗?

也许,漂亮的女孩不要惹,特别是像箫淼这样不光长得好,而且性格还大大咧咧的女孩。

詹飞被打了一顿,本想打箫淼电话,但犹豫的一会儿,还是给高中时对自己好的大鹏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通了,詹飞却又关机了。

在老家做生意的大鹏看到詹飞的电话号码,也许也猜到了。就赶紧给离他不远上大学的素梅,同样打个电话,急切的癫痫病抽搐久会死吗说:“素梅,刚才詹飞打个电话,是不是箫淼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那詹飞,我本来想打回去,可一直没人接,是不是詹飞出事了?”

素梅随即就赶紧拨通箫淼的电话,不一会儿,箫淼的电话却通了。素梅把大鹏所说的一切,简单的告诉了箫淼。

箫淼挂完电话,就急匆匆的去找詹飞了,她真的不想自己再与詹飞闹矛盾了。可那心里本来有大鹏的素梅,却只能红着脸给大鹏回了电话,并告诉大鹏自己心里有点想他,让他来看看自己。

可那大鹏心里想的却只是箫淼,但因箫淼是詹飞的女朋友,所以也只能忍着,但刚才一听詹飞的电话,就只知道自己还可能也许有戏,所以哪怕万分之一,大鹏都会抓住。所以大鹏更努力,他仿佛就看到箫淼在自己身边坐着,而素梅却只是箫淼旁边的一个丫鬟。所以,就在素梅打通电话后,大鹏只是稍微敷衍了一下素梅。

可大鹏不知道,不漂亮的女孩,也有她自己的美,自己的情,更有自己的爱,难道不是吗?

箫淼一下子慌了起来,所以她也不管那么多,就急忙忙的去找詹飞。来到男厕旁,见许多同学都在那里,本想让同学去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箫淼一考虑到,可能是詹飞,就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旁边的同学,一看有个女孩,进了男厕所。就顿时明白了,箫淼本想赶紧扶詹飞出去,却被詹飞一把推开了。

可那箫淼却紧紧的抱住了那满脸都是血的詹飞,哭了起来。并不停的说着:“我只是想气气你,不要这样,好吗?詹飞。”

箫淼与詹飞不再言语,只是箫淼抱得更紧了。也许,刚才是情绪化,而现在的詹飞是呢?还是一片茫然呢。

就在此时,詹飞却晕倒了,箫淼哭着喊着:“詹飞,合肥哪里能看癫痫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就这样离开了,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箫淼想起了高中,那一次,就毫不犹豫的把嘴对上了詹飞的嘴。可是这一次,詹飞是假装的,就在箫淼嘴对上自己时,他醒了,并且紧紧抱住了箫淼,并少气无力的对箫淼说:“小淼,我在努力,我们都不要闹了,好不?”

些许眼泪流了出来,但知道他们已经没事了,只是需要这样折磨彼此吗?还是没有这样的折磨,爱情她不牢固呢。

外边和里边那些,本想看热闹的,还有飞龙他们熟悉的,看到了这一切都不在言语了。也许他们知道箫淼眼中真正喜欢的人是谁,反正不是那飞龙。

他们趁机灰溜溜的走了,詹飞就是那样紧紧的抱着箫淼。

此时好想就让画面停下来,简单幸福,好像箫淼跟詹飞又回到了那个高中时代。

爱情,那爱是什么?情又是什么?是彼此折磨吗?还是彼此。

箫淼拖着詹飞从厕所走出来了,只是箫淼感觉到詹飞还是那样的脆弱,身体还是那样的单薄。于是,就不停的对詹飞说:“小飞,我知道你要强,我给你的钱和物,你都小心藏着,我也知道你因为家里只有吴阿姨一个人一直在外打工或兼职几个很幸苦,你不要这样累了好不好?这样子,我心会很痛的,小飞,好吗?”

箫淼哭着说着,泪不由的流着,漂亮的脸蛋,立刻面目全非,只是箫淼觉得詹飞抱自己的手更紧了。但箫淼还是不放心詹飞,就拉着詹飞,去到医院做了全身检查。

医院的医生检查了一下,说,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只不过,这孩子,身体太脆弱了,在医院观察几天吧,最好不要再受任何打击,还要合理的补一下那才好。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dukx.com  爱听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