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经济学在资产阶级发展中的作用] 西方近代经济学分为古典经济学和庸俗经济学两部分,其中前者是为…

来源:爱听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西方近代经济学分为古典经济学和庸俗经济学两部分,其中前者是为资产阶级革命启蒙的经济学,后者是为巩固资产阶级统治的经济学。它们都是“以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生产和交换的规律为任务。”(陈岱孙《从古典经济学到马克思》1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

应当指出,西方古典经济学更倾向于研究封建社会的生产和交换方式,其主要目的就是为资产阶级革命做理论辩护。正如马克思指出的:“它(古典经济学)从批判封建的生产形式和交换形式的残余开始,证明它们必然要被资本主义形式所代替,然后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相应的交换形式二者的规律从正面,即从促进一般的社会目的的方面来加以阐述。”(马恩全集)20卷第164页)所以说,西方古典经济学的任务就是帮助产业资产阶级完成反封建的革命。“古典经济学以反对封建主义为基本任务。”(陈岱孙同上书3页)正如重商主义是为商业资本服务,产生于17世纪中叶的西方古典经济学,“是产业资本要求的反映。”(陈岱孙同上书3页)

英法等国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的目的,就是要摧毁腐朽的封建专制统治,反对封建剥削和压迫,让重新获得土地。而封建统治集中表现在:政治特权、经济垄断和王国干预经济等。在17、18世纪的英法等国,这个矛盾就是封建国王、大贵族、大商人、大资本家和国教会享有贸易独占权和生产独占权,对茶、烟、酒、盐、铁等重要商品进行垄断。而新贵族和中小资产阶级则无权经营生产这些商品。此外,大批农民则在“圈地运动”中失去土地,他们过着水深火热的。正因此,封建统治严重阻碍了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所以,资产阶级革命的口号就是:反对垄断生产,要求自由发展工商业,反对封建特权等级制度,改变贫民和资产阶级在政治上无权的地位。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西方古典经济学的任务之一,就是论证资本主义制度是“自然的、的制度”,以及论证资本主义生产规律具有贵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靠谱客观性,即具有“自然秩序”,反对人为干预经济运行。下面对西方近代经济学在资本主义发展中的作用做更具体的论述:

第一、为资本主义财富创造找到了新源泉。在16、17世纪,随着产业资本即工场手工业在英法等国的迅速发展,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也由流通领域转向生产领域。重商主义研究商业交换,现在古典主义则研究产业资本的生产关系。过去认为财富(即剩余价值)只能来自商品交换,现在则证明,财富只能来自商品生产。在这个时期,由于劳动价值论的发现,而且,正是这个“在人类发展史上划了一个时代”的伟大发现(马克思《资本论》1卷),经济学家才证明,财富的源泉只能来自雇佣的劳动创造,而且只能来自雇佣工人的剩余劳动创造。可以说,正是劳动价值论的问世,才使资本主义发展找到了新的财富源泉。即资本家不再通过商业致富,而是通过发展工场手工业也能创造财富。这就为产业资本的发展拓宽了新的致富渠道。正如大卫-李嘉图指出的:价值决定于劳动的规律,“也支配着似乎同它矛盾最大的资产阶级生产关系”。(马克思)可见,资产阶级的一切生产关系便可用劳动价值论来解释。

我们知道,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时间是1640年至1688年,而在这个年代,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创始人威廉-配第(1623-1687)和法国早期重农学家布阿吉尔贝尔(1646-1714)两人就生活在这个时期。配第是最早提出劳动价值论的人,而布阿吉尔贝尔则提出了发展法国工商业的对策,这就是废除《谷物法》,通过发展农业的方法来发展工商业。在整个17世纪末到18世纪中期,是法国重农学派建立时期。重农学派最重要的功绩,就是论证了利润不可能在商业流通领域产生,它只能来自农业工人的劳动创造。正是这个观点,从而完成了经济学研究对象转移到生产部门的过渡。

第二、论证地租和利润的剥削性质。在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吉林癫痫的发病原因配第就已经运用劳动价值论论证了地租和利息的剥削性质。在法国大革命时期(1789-1794),古典经济学的重要代表人物如亚当-斯密(1723-1790)和大卫-李嘉图(1772-1823)等,运用劳动价值论再一次证明和分析了地租和利润的性质和源泉,从而揭示了地租只能来自对农民阶级的剥削所得。正是地租理论的提出,为解开封建土地制度和封建统治必然灭亡的生产关系,奠定了科学的理论武器。因为封建地租来自对农民和农业资本家的剥削,租地佃农和农业资本家(租地农场主)要受地主贵族的地租剥削,自耕农、城市贫民和其它产业资本家则要负担沉重的赋税徭役,这就为资产阶级领导农民革命找到了科学根据。( 网:www.sanwen.net )

古典剩余价值理论也揭示了资本家和工人的对抗关系,正是这个理论指出,资本家不可能和广大农民工人最终达成统一的革命战线。资产阶级虽然领导了农民工人革命,但是,资产阶级最终要抛弃底层革命者的利益。经济学家正是认识到了资产阶级和农民工人不可调和的矛盾,为了使资产阶级革命取得最后胜利,经济学家如弗朗索瓦-魁奈和亚当-斯密等,通过理论创新,提出了地租有可能不是农民创造,而是自然创造的猜想。不仅如此,亚当-斯密还提出了“购得的劳动决定价值”即工资决定价值的学说,以及三种收入价值学说,即认为商品价值是由工资、利润和地租三者构成。而大卫-李嘉图则提出了生产成本和生产要素价值学说。很显然,这种方法是牺牲经济学,即通过经济学自身瓦解来达到迎合世俗阶级斗争的需要。

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配第、重农学派和亚当-斯密等,在地租和利润的源泉观上,先后发生了动摇。既认为地租是农民生产,又认为它是“自然恩赐”,即“地租是土地的自然南宁癫痫公立医院报酬”,“这一数额,仍可视为土地的自然地租。”(亚当-斯密《国富论》上卷137页商务印书馆1972年)自利润观上,有物劳动创造说以及让渡利润论等观点,其目的就是为了指导资产阶级革命斗争需要。前种观点是反封建斗争的需要,后种观点则是为了指导农民、工人、资产阶级和新地主进行联合反封建斗争的需要。因为地租和利润不是剥削得来的,而是自然劳动创造的或者物劳动创造的,这就消除了农民与地主,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对抗关系,因此,为在他们中间建立同盟军创造了条件。

在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中,革命的同盟军是由工人、农民、城市贫民、新贵族和中小资产阶级组成,而在法国资产阶级革命中,反封建的同盟军主要是农民、工人、城市贫民、自由贵族和资产阶级。在英国革命中,为了完成反封建的任务,配第最先提出了劳动价值论,认为地租是剥削农民和农业资本家的劳动所得。在革命过程中,为了缓和地主与农业资本家和农民的矛盾,配第又提出了“土地是财富之母”的观点,认为地租是由土地生产的。在法国革命中,为了消除革命阵营内部的阶级斗争,魁奈提出了地租是“自然恩赐”的观点,从而否定了土地所有者对农业资本家和农民的剥削关系。此外,为了消解资本家对手工业者的剥削关系,魁奈又提出了手工业者的劳动具有“非生产性”的观点,认为手工工人的劳动不会创造剩余价值。

当英法资产阶级革命成功后,革命同盟军最终又和封建贵族和大地主达成和解,并建立有封建贵族参与的资产阶级新政权……大资产阶级制宪议会和君主立宪派统治。在资产阶级政府中,国王掌握行政大权,这样,资产阶级最终又把政权交返给了封建贵族。革命的不彻底性必然表现为在经济利益关系上的妥协性。而重农学派和斯密等人的地租观,正是这种阶级妥协性的学术反映。因为无论地主贵族,还是资本家,他们都是属于剥削阶级,而广大的农民和工人,则是属于被剥削阶级。河南哪家医院看小儿癫痫好>

由于古典经济学抛弃了劳动价值论,这就抹杀了地主与农民,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利益对抗关系,从而达到了调和阶级矛盾的作用。这在完成资产阶级革命中,古典经济学可谓作出了汗马功劳。所以说,“重农主义体系是法国大革命前夕资产阶级要求的反映。”(陈岱孙同上书7页)

第三、调和和抹杀农民与地主,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矛盾,为资本主义发展提供动力。自18世纪中期至19世纪,是西方庸俗经济学发展时期。这个时期最重要的经济学家有马尔斯萨、萨伊、西斯蒙蒂、麦克库落赫、杜能、西尼尔和约翰-穆勒等。他们被马克思咒骂为“庸俗”经济学家。

他们虽然大都经历了法国大革命,但他们的学术活动主要在法国大革命之后。可知,庸俗经济学家的主要学术任务,就是为巩固资产阶级统治服务,为资产阶级发展出谋献策。其中一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论证“按资分配”的合理性,即论证地租和利润不是剥削的产物。它们要么是自然劳动创造的,要么是过去的物劳动生产的。此外,西尼尔还提出利润是资本家“节欲”享受得来的观点。他们的就是为调和和抹杀地主与农民,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对抗关系,从而为资本主义发展找到合理依据。

其次,他们肩负着继续寻找价值新源泉的光荣使命。过去认为只有人类劳动才是价值和财富的源泉,现在则要论证土地、资本、科技和管理等非人类因素也会创造价值和财富。过去认为只有物质部门才会创造价值和财富,现在则要论证整个服务业(主要指上层建筑部门)的所有行业也会创造价值和财富。

由此可知,庸俗经济学对资本主义发展也是功不可没的。尽管受着时代局限和方法论的缺失的影响,庸俗经济学家不可能证明“按资分配”的科学性,但他们为后世学者继续探讨这个世界难题奠定了基础。(2018.11.12)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dukx.com  爱听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