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我自己的1840年以来的屈辱(3)_散文网

来源:爱听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5、忍得了初一,忍得了十五么?忍得了家狗,忍得了野狗么?忍得了人的不讲理,能忍得畜生不伤人?

上边有严亮的淫威,下边有野狗的疯狂,中间还有观颜察色,趋炎附势,立功领赏的窥伺者踢你一脚,四面八方是跟着权势者讨好的家伙。处境惨了。

哲人有"以静制动"的教导。问题是面对野人你能静下来么。你骑自行车正在走路,他突然快速从后边插过来从你前车轮刮,然后回头一个威胁。

你正在步行走路,他骑车跑你前边,回头恶狠狠朝你呕吐。

你办公室门没有关上,他在门口朝你示威。

网上的一段话,我先引在这里,我再慢慢的接着诉说我倒霉的:( 网:www.sanwen.net )

"人在倒霉时最明白。

平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分彼此,亲如兄弟。而一旦到了倒霉的时候,就会有人坐视不管,看你笑话,有人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于是他就明白了谁是真,

谁是无耻小人。明白了以后朋友该怎样交。"这段不是我的创造,但一定是大家的共识。

这猪狗挑衅我的事,桩桩件件不胜枚举。终于有一天早上刚上班,我去开水房打水,水没有开,李燕老师在门口等着,我也站在门口和李春燕说话。这野狗也来打开水,他横冲直撞把我撞开进去打开水。他走以后,李春燕处于礼貌,执意让我先打,我说春燕你先来先打,这是礼貌。然后这猪狗返回身气势汹汹扑过来,指着我鼻子质问,谁不懂礼貌!我和猪狗没道理好讲,讲的结果就是由吵到打。几年来天天受辱的恶气,出于本能爆发出来,一水壶就抡过去了,打在眼眶上,一个外壳锈迹斑驳的暖水瓶爆炸了,声响很大,玻璃渣滓四散乱飞。因为玻璃渣滓溅到了着猪狗的眼睛中,天天找着打架的猪狗居然失去了反击力,也没有想到,挑衅辱骂了几年,也没刺激起我打架,想不到我突然来这一下。因为他知道,打架我根本不是他对手,他就是这么说的,互相差了好几个重量级,所以他认为无论他怎样侮辱我,我都不敢还手。几年来寻衅滋事打架我就没有接过招。这一次他判断错了。于是这猪狗拉着李春燕的手说:春燕,你去给我作证,他打我,我没打他。李春燕被生拉活扯拽去当替他告状的证据。走的快,回来的快,严亮带着领导班子全体成员气势汹汹,威风凛凛跟着这猪狗来了。这猪狗指着我大骂:狗日的,你等着女性癫痫病的急救方法!我也说:狗日的你能吃了我?严亮抬起手来,就在我胳膊上猛力一击,并厉声喝问:干什么?于是严亮派小车,送这猪狗去住院,由保卫科长护送。保卫科长把这猪狗护送到医院回来,不知是严亮指示,还是要寻找立功机会"血染红顶子",立刻向公司公安处汇报。公司公安处说,现在公安处向地方移交,你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于是我被送到公安机关的上坎派出所。公安机关出动,过来做笔录调查。

我想,这个事谈不上打架斗殴。不过在猪狗长期的寻衅滋事下自卫了一下。如果这算我打人,你严亮打我一拳也是动手打架。但事情绝不这么简单。我严亮收拾教训你正找不到机会,你愚蠢的张博学就把机会送过来了。

严亮到医院探视慰问受害人。保卫科长在医院呵护照顾受害人,关心备至。

严亮这垃圾!我找他反映那狗杂种天天找我打架,他一副不屑一顾的轻蔑:"多大一点事!就这也来找我!"现在,在寻衅滋事的猪狗面前我反击自卫了一下,也算"多大一点事!"他就进入司法程序把小事做大,把矛盾的性质放大!

这猪狗仗着新主子撑腰,有恃无恐躺在医院不出来。他婆姨又是医院护士,自然可以博得同院医生的同情和对"凶手"的愤怒"无伤装伤。那一壶虽然抡过去了,锈迹斑驳的铁皮在他左眼眶划出一个扁豆大的红点,他指着我辱骂时我看清楚了。当然一个扁豆大的红点也可以定性为伤,但对于不讹人的人,丢人都丢不起,还怎敢以此讹人。他就敢住在医院不出来。一个的小医生,也操着甘谷口音,算是他老乡,在他病例上的诊断结论:左眼睑挫裂伤,脑颅伤。我后来问这个小孩:到底是左眼睑挫裂,还是脑颅伤?他回答:左眼睑属于脑颅的一部份,所以左眼睑伤就是脑颅伤。我是讲概念,判断,逻辑,推理的,讲三段论的老师,这小孩就敢在我面前义正严词的偷换概念!

一个小孩,我不便和他讲偷换概念,混淆轻重,任他去胡说,一个尚未涉世的蒙童,就让他帮垃圾做一次恶!

派出所感觉它在医院躺的差不多了。让它出院,该处理了。

派出所把我们叫去,协商处理。这猪狗不敢抬头看我。偶尔用一种做贼的眼光偷瞥我一眼。鬼鬼祟祟的小人垃圾嘴脸遮不住。他非要我赔他8000医药费,派出所调解的结果是赔6000就可以了。我对派出所讲,我是自卫,天天寻衅滋事找我打架,怎么还变成我没理。派出所的警官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派出所指导员问你们单位啥意见?本来用不着到派出所,单位内部就处理了。但单位就是严亮,严亮就是这猪狗的后台,明摆着癫痫发作后应该怎么做?要用治安案件而不是行政方法处理。于是派出所裁定赔偿的决定到了单位。严亮笑容满面,很高兴,让我赔钱。我说不赔,对方天天找我打架,我自卫,凭什么赔?严亮摆出领导人的权威:不赔就上法庭,让法院判,到时候强制执行!

我把派出所裁决上诉到兰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处,陈述了整个情况。行政复议处撤销派出所裁决,认为属于寻衅滋事。于是严亮怂恿那猪狗起诉到法院。

在福里路桥头的法庭上,这猪狗又使出了当年骗我的杀手锏:表现的特别腼腆,甚至还装出一副大姑娘害羞的模样,突出他的老实,诚实,憨厚,有教养,有修养,彬彬有礼。在派出所他使用的也是同样的方法,给人的感觉他是一个十足的有教养的人。

法庭上,他对法官说:"不可思议啊,我们都是知识分子"。

我一听就愤怒,反问他一句:"你是知识分子?"

结果那个女法官,就是西固乡刚放下锄头的一个村妇。后来证实她确实是当地村妇。和一聊起来,说法官是他亲戚。这个法官就显示法庭的庄重和法官的威严:张博学!不许闹法庭,否则我让法警把你架出去!

于是面对这样一个浅薄法官,还说啥,任她判去。

当时有一个法律人士给我推荐一个律师。我想用不着律师。但他友好推荐,我也就请了。结果来的不是大律师本人,派了个小年轻。那个小年轻人不错,但属于就诉状应付诉状的专业技能,根本不能从前因后果、原因结果的角度驳倒对方所以律师等于白清,很失败。

那猪狗也请了一个律师,又是一个甘谷那一带的农村姑娘,据说自学了一个法律大专,就出来吃律师的饭谋生。这个女律师对那个女法官一口一个什么王姐李姐的称呼,给人感觉她就是这个女法官家中的佣人。和这么些素质的人搞诉讼,打官司,如同和小孩过家家玩。

本来法庭上应该做法庭辩论。女法官根本不容许你辩论,辩论就是扰乱法庭。以我的道德力量,道理力量,力量,前因后果的陈述力,逻辑力,反驳力,原告和法官根本无力招架强势的语言和思辩,原告根本站不住脚。他不让辩,就只能任他去判。法庭上我输了,判赔这猪狗6000多元。判决书送达单位。严亮分外高兴,召集领导班子全体成员给我谈话,宣布宣判结果和处理方式。严亮那份得意,不亚于清朝的军队从宣武门出发打了胜仗从德胜门班师回朝。

6、严亮带着领导班子全体成员宣布法院判决,气氛类似严亮的一个战斗庆功宴。

我对严亮说:严亮,你胜利北京十大治疗癫痫医院排名了,你高兴了,你满意了,我输了,我不得不认输。

严亮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玩弄政治成熟老练的口气和领导者居高临下的姿态对我说:博学啊,你不成熟。

严亮这话既表现严亮的高屋建瓴,又表现出我严亮对你的关心的真诚。

我还真的愿意接受严亮的这句话。"你不成熟"。从褒义的角度就是说我你不懂策略,不会谋定而后动,不会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从贬义的角度就是说你没有心机,不会阴一套阳一套,不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会装模作样,不会演戏等等小人的一套。这我全部承认。

严亮说,司法程序的处理走完了,还有行政程序的处理,这要看你的认错态度。

我成了玩弄于严亮股掌之上的一只蚂蚁。你有共产党赋予的权力,我是弱势人群之一,任你严亮宰割,我能耐你何?

在马路上见到了原土皇帝张琨的夫人。张琨的夫人确实是一个素质很高的女性。张琨是天水长大的,带着天水人的庸俗和狡黠。他夫人是兰州市长大的有大户人家闺秀的风范。打了那头猪狗的事和猪狗告上法庭的事,显然她都知道。张琨夫人对我说:"王成保那狗日的猪狗不如。他讹钱,你就摔给他吧,让那狗日的买药吃。"

她说的王成保猪狗不如,也显然呼应的是我对她丈夫张琨从前说过的话:我和一群猪狗在一起!张琨也用这句话挑拨过一些人,说张博学说我们都是猪狗,这句话也一定对他夫人讲了,所以夫人对我回应:那狗日的猪狗不如!她显然清楚记得找她丈夫把他调教育处时的奴颜媚骨和低三下四的踏破门槛的可怜兮兮。她也显然清楚知道对她丈夫的破口大骂肢体侮辱的野蛮,正是这些,她说"这狗日的猪狗不如!"。

根据张刚后来在张琨那里传过来的信息,那条猪狗说,我在会上侮辱了他,要让张琨写证明,他要用这证明把我告上法庭。结果张琨不写,他就不断到张琨家,又像当年调他时踏破人家门槛的状况。据说后来他不断敲张琨的门,张琨老婆就不再给他开门。后来威胁张琨,一年半没来上班,张琨既不敢扣他工资,也不敢扣他奖金。因为教育处的钱,张琨有软肋捏在他手中,所以张琨奈何不得他。

后来,群众反应强烈,我们请一天假扣工资,凭什么人事科长一年半不上班工资奖金全发。

张琨顶不住舆论压力,让他来上班,否则停发工资奖金。

于是他来上班了,就天天跑到张琨办公室辱骂。张琨的办公室主任挡驾,他居然敢说:你这狗,滚开!他自己是狗也骂人家是狗。<湖北癫痫病重点医院/p>

再后来就和严亮合伙,把张琨告到纪委。张琨在上面的保护下被调到老干部处过渡退休。所以张琨他夫人也对这头猪狗恨的不行,同时骂严亮"眼斜心不正",那个坏松!张琨就败在这两个坏忪手中,能不恨么?

其实,这头猪狗恨张琨,不主要是因为让张琨写证明要到法院告我。最主要原因是教育处数额巨大的资金去向不明,他是资金"去向不明"的功臣。张琨答应要把他提成中心副主任。他疯狂的俨然已经就是中心副主任。结果华东理工的研究生袁国华提起来了,没了他的位置,又调子高了好几年,又疯狂的没法下台阶,所以对张琨下狠手。可见这头猪狗的歹毒程度。他亲妈也没有张琨对他这么好。给他要了大房子,给他提成干部教育科长(要害岗位),重组到培训中心,又安排他人事科长职位,为他再提升布局就绪。他狗脸一翻,如果没有上面保护,张琨就被这个的狗儿子送进该去的地方了。中国有个很流行的词叫认贼作父,张琨把这个词颠倒成认贼做儿。

尽管我对严亮讲,你胜利了,我失败了,我还是把兰化一中斜对面桥头法庭的判决表示不服,上诉之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按说,司法尚无走完,诉讼在进行中,这个猪狗不会再干出离谱的事。但常人的正常思维根本不符合推理恶人的非正常思维。他就会继续做他状告别人的"不可思议"的事。

张琨被严亮和这个恶狗赶走后,严亮为了表示自己不和张琨一样的霸道,要给每个副手打通一个里外套间的办公室。于是为了腾房,我和那猪狗的办公室由二楼搬之三楼。楼上还有个保卫科长。平时没人,楼上静的可怕。就在这样一个环境,我因为起床较早,一般也不在家中待,早早就到单位了。这个猪狗掌握了我行动规律,某定而后动,伺机对我下手。于是我端着一脸盆水从水房出门时,这猪狗手上拿一喝水用罐头瓶,朝我头顶猛砸过来,顿时我被砸的天旋地转,我完全失去哪怕轻微的反击力,但我努力保持清醒,把他往楼下严亮办公室拉。他的拳头想鼓槌,在我头上脸上乱砸。终于拉到严亮面前,严亮无动于衷,恨不得让这猪狗把我活活打死出气。这猪狗的拳头依然不停,劈里啪啦往下砸,严亮绝不制止。大概感觉打够了,住手了,一副出了恶气的得意神态。严亮不说派车送我上医院,也不让保卫科长护送我,任你张博学自己去丢人。这时候,我连把严亮和这猪狗杀了的心都有,但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力量的愤怒有什么用!耻辱,耻辱,耻辱!

人们常说"高处不胜寒"。可是这低处的野蛮比高处的寒更难办。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dukx.com  爱听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