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听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退休父亲瞒着我,娶回一个“药罐子”-明阅

来源:爱听故事网   时间: 2020-12-03

  为了娶回继母陈荣楠,父亲不惜又瞒又骗,把我气得半死!直到一天,我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1

  ldquo;君啊,你快来医院,你爸进医院了!”听到这个消息,我赶紧放下工作,极速驱车去往父亲所在的医院。听医生说,父亲因为高血压突发脑溢血,幸亏送院及时,这才保住了性命。当时,毫无征兆的父亲突然就倒在了客厅里,幸好陈阿姨在身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感谢陈阿姨救了父亲一命,我私底下给了她一份红包,她拉过我的手说道:“君啊,你爸年纪也大了,需要你多抽时间回来陪陪他。”我点点头,回想起这几年因为工作而奔走四方,已然许久没回过家,就连父亲犯高血压也未能及时照顾,心中不免多了些愧疚。

  我10岁的时候就没了母亲,父亲一个人将我拉扯大,直到我大学毕业出去工作,他都是一个人在家。半年前,他向我提出想要找个老伴,我答应了,便为他在老年相亲网上物色对象。我的要求无非三点:性格好聊得来、儿女皆已成家、无任何慢性疾病。

  我将物色到的十个人给父亲看,但他都觉得不满意,这件事就此搁置下来。直到有一天,父亲突然打电话告诉我说,他找到了,说是有个老同事给他介绍了一位退休老师,名叫陈荣楠。

  陈阿姨的丈夫也是病逝,她在国企工作的儿子也早已结婚。两人见面后,居然超乎意料的非常聊得来。父亲爱看书的习惯和陈阿姨多年教书的学识相辅相成,两人间的话题似乎总是聊不完,各方面的观点和爱好也是出奇地相似。在他们相处的时光中,我从父亲的脸上看到了久违的笑容,当场就定下了他们的婚期。

  可婚期未到,父亲突发高血压,这把我和陈阿姨吓得不轻,看陈阿姨精心地照料父亲,我心里很感动,如此善良又细心的人该上哪里去找?

  我担心陈阿姨会因为这件事觉得父亲的身体不健康,从而对婚事产生犹豫,便用红包稍微试探了一下,发现她的态度并无异常,但我内心的不安还是难以抚平。

  看来婚期是不能再等了!必须尽快让他们结婚!

  等到父亲身体完全康复,我确认了陈阿姨没有慢性病史后,便立马提出要他们赶紧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等他们乐呵呵地拿着红本本走出民政局时,我心中的石头才放下。往后,父亲终于有人照顾了!

  当晚,父亲悄悄对我说,陈阿姨明知道他身体不好还愿意跟他结婚,应该是真爱了。我看着他布满皱纹的脸上荡漾着青春年少恋爱时才有的笑容,心里很欣慰,猛地点点头。

  婚后,他们时常手挽手一同到公园散步,或时不时搞个家庭聚餐,生活别提多有滋有味,父亲整个人也变得开朗了许多,人看上去不仅精神了,还越发的年轻了。

  我相信,我一定是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两个月后,我后悔了。

  2

  2017年10月,我突然发现账上多了一笔三千元的支出,而这笔支出流向了父亲的定点医院。我吓出了一身冷汗,不会是父亲又住院了吧?我立马打了电话过去,没打通。我生怕会像上次那样出了什么事情,匆匆忙忙地赶到医院。

  有一个是以陈阿姨的名字开的号,我找到了所在病房,推开门却见陈阿姨坐在病床上,而父亲则坐在一旁端着碗粥。他们似乎没料到我会来,愣了片刻后才回过神。

  我心中暗自庆幸不是父亲,开始询问起陈阿姨的病情,父亲遮遮掩掩地说没事,还让我赶紧回去。我觉得不对劲,陈阿姨住院这么大的事,父亲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还催促着我回去上班。

外伤引起的癫痫用什么药物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我假装离开,趁父亲去照顾陈阿姨的时候,我找到了主治医生,才得知陈阿姨居然得的是IgA二期,也就是慢性肾炎。我翻看了一下病例,上面写着一堆数据:“尿蛋白2+,尿潜血2+,血肌酐值110μmoI/L,肾小球滤过率70ml/min,血压偏高。”医生说:“只要积极治疗,还是可控的。”

  我对肾病了解甚少,对这些数据更是看得云里雾里,只是知道陈阿姨得的是慢性疾病,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拉着医生问:“从诊断上看,病人得这个病大概有多久了?”

  他说:“慢性肾病至少都是三个月以上的呀。”

  三个月以上!我推算了一下时间,父亲跟陈阿姨结婚才两个月,那就是说,陈阿姨在嫁给父亲之前就已经患病了。

  可我明明问过她是否有慢性病史,她说没有。我想,或许她自己不知道,但也有可能她自己知道,只是选择了隐瞒病情。

  从父亲刚刚那个态度来看,很显然,他并不想让我知道。

  我转念一想,就算她先前欺骗过我,但毕竟她救过父亲一命,怎么说也对父亲和我有恩。我赶紧去银行,往父亲的捆绑账号上又打了一万五过去。

  陈阿姨的病情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短短一个星期就用光了我打给父亲的所有钱,为了继续控制病情,我又打了一笔钱过去。

  过不了几天,陈阿姨的儿子李盛尹找到我,突然塞给我五万块钱,说是因为陈阿姨的病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麻烦而感到愧疚。我觉得不好意思,但最终还是收下了。

  陈阿姨日渐好转,不久就出院了。结果,没到两个月,她的病再次复发,且这次来势凶猛,各项肾功能指标相较于上次的都高了。

  我赶去医院,刚好碰见父亲跟陈阿姨从问诊室中出来,只见她双眼浮肿,脸色极差。将陈阿姨安顿好后,我一路驱车将父亲送回家,打了个电话让李盛尹过去照顾。

  车上,我问父亲:“你是怎么认识陈阿姨的?之前你说的老同事是谁?”

  父亲支吾了半天,才道:“就是一个老同事介绍的,怎么了?”

  ldquo;你之前知不知道陈阿姨有慢性病?你知道我给你找老伴时最主要的一个条件就是身体健康,你可知道慢性肾炎反复发作的几率非常高,她这样迟早花光我们的钱。”

  要知道一次入院小则数千,大则上万,因为父亲想要治疗的效果更好,坚持给陈阿姨用进口药,这些都是不纳入医保范围的!要这样反反复复没个头,家里所有的钱都要给拿去花完了!

  我又补上一句:“虽然我的工资足够养活你们,但是她有这样的病,我也吃不消啊!”

  后视镜里的父亲怒目圆睁,我从未见他这样一副生气的模样,他说:“你陈阿姨救了我一命,现在她生病了,我们就应该尽全力去救她,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ldquo;可爸你有没有想过,她或许一早就知道自己有病,也一早知道自己这个病花钱很多,所以她隐瞒病情嫁给你,然后当这里是免费诊疗所,治病的钱从此由我们来出!”

  那是不知道在多少个平静的日夜后,突然爆发出来的一场前所未有的争吵。父亲的脸红一块青一块,他在车上选择了沉默,但我知道他的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果然,车一停,他就直接推开车门出去,头也不回地走进家门,我拦都拦不住。

  一个陈阿姨,一个半路嫁进来的女人,居然成功改变了我们二十多年和谐而温馨的父女关系。

癫痫如何才能手术治疗?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我当天就发誓,这件事,我必须要查清楚。

  3

  首先,我从李盛尹下手,作为陈阿姨唯一的儿子,从他那里一定能了解到很多的东西。

  我打给他,问他母亲跟我父亲是怎么认识的,他毫不犹豫地说道:“不是说老乡介绍的吗?我也不太清楚这个。”

  我继续问道:“你母亲有这个病,你之前知道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道:“我知道你们家比我们有钱,但总让你们负担医疗费总归不太好,该给的我们还是会给的,你要多少?”

  我沉默了片刻,突然觉得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般脸上火辣辣的,但我细想了他这句话,意思就是默认了他一早就知道了?

  我忙赔笑,赶紧换了个话题:“听说你在国企工作,怎么样?最近可还顺利?”

  不知道哪句话让他不顺心,他居然二话不说就收了线,我觉得匪夷所思。

  可世间就是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存在,我的助理竟在网上找到了他的求职书,他确实是在国企呆过一段时间,但后来跳槽去了私企,再后来就下岗了。而这份求职书发布于三个月前,就算他现在重新找到了工作,那也是在不稳定的时期。

  当我似乎要将疑点解开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让人非常怄火的消息:父亲居然把半年前老家拆迁的钱拿去给了陈阿姨治病!

  当年老家拆迁要改成政府用地,父亲收到钱后跟我说打算做点小户型投资。今年以来,房价在调控中有些回调,我开始帮忙寻找房源。不久前,我找到了一户大小和方位都非常适合的房子,就在要交钱的时候,父亲突然变卦说不投资了,在我的逼问下,他才告诉我说已将三分之一拆迁费拿去给陈阿姨治病了。

  我强忍怒气,趁我爸不在陈阿姨身边时,特意买了个水果篮去医院探望她,她看起来好了许多,见到我,她水肿的眼睛居然有些泛红。我心中原本有许多怨言和怒意,但在瞬间却淡去了许多。

  我坐下来跟她寒暄了不少,聊到了他儿子,又聊到了父亲,还聊了一些关于小时候的事情。聊着聊着,她突然拉着我的手,眼睛越发地红了,语声也是微微带着颤抖,她道:“君啊,你知道我这个病是治不好了,只能一直拿钱来控制病情,可你也知道,小尹他给我花了好多钱,就连婚房也没买,都给我治病去了。我丈夫死的早,小尹他担心我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就同意我再婚。之前你问我有没有慢性病史,我担心如果我说有的话,你会不同意我跟你爸的婚事,所以我就没跟你说。”她哽咽了一下,眼睛不敢再看我:“君啊,我给你和你爸带来麻烦了,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你也知道小尹他现在刚换工作,收入也不稳定……”

  看来如我所料,她儿子为了她这个病花了不少钱,现在不想再继续买单了,就以再婚的形式找别人来负责,如此“心机婊”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我站了起来,冷冰冰地看着她:“你为了嫁给我爸,不惜隐瞒自己的病情,让我们家花了那么多钱给你治病,我想给我爸娶的不是一个慢性病人,而是一个可以共度余生的健康人。可是你不仅骗了我们,还让我们做出了这么多的牺牲。你可知道,我爸把当初打算用来做投资的钱花了差不多一半给你治疗!我知道我说的话很伤人,也知道你身不由己,但你当初就不该欺骗我们!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跟我爸尽早离婚吧,我会给你一笔钱,看在你曾救过我爸一命的份上。”

  没想到,事情后来竟然出乎了我的意料!

  整整三天过去了,我爸似乎对我跟陈阿姨提出离婚的事情并不知情,就算我打电话试探,他的语气也一如往日,该嘱咐嘱咐,该寒暄寒暄,没有丝毫改变。我猜想陈阿姨可能还没跟我爸提这件事,正要再次跑到医院催促的时候,李盛尹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有一笔钱想给我。

  我们约在了公司楼下的咖啡厅,他递给我一张卡,说道:“里面有十万块钱,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妈妈的照顾。”

奥卡西平吃了嗜睡怎么办>   我很疑惑,他这个工作尚未稳定的人突然从哪里找来这么多钱?他看出了我的疑惑,说道:“我爸生前在老家给我留了几户房子,最近打算卖出去,这是近期一个买方给的定金,先还给你。”

  我问他老家的房子在哪里,他报了个大概的地址。我思索了一下,之前公司的人有提过,那个地方近几年来房价升值得特别快,而且他手上还不止一户,这么说加起来价值也该不止几百万了吧?!

  想到这里,我犹豫着还要不要收他的钱,忙说道:“哪有还不还的说法,你这么说见外了。既然嫁给了我爸,那就是我的亲人,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他硬塞给我,对我不冷不热地笑了一下:“既然如此,就不要让他们离婚了吧!”

  我脸上有些尴尬,他却满面和煦地冲我笑,似乎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

  待他走后,我一拍脑袋,懊恼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想到,一个能从国企跳槽去私企的人,怎么可能是家里没矿的人!结果还没把别人的家底调查清楚就随便怀疑别人在蹭医疗费,还跑到人家的妈那里丢人现眼。

  结果,我懊悔完没多久,又被真相打脸了!

  4

  自从知道了李盛尹手上有几户升值空间很大的房子后,我赶紧花钱雇了个保姆,每天照顾陈阿姨的生活起居。等到她的病情稳定以后,我亲自跑到医院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还跟她道歉:“陈阿姨啊,之前是我不懂事,你就把我那天说的话忘了吧。”她笑呵呵地拉着我的手说道:“好,我早忘了!”

  为了庆祝她出院,我还拉上父亲跟她一起去了餐馆,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仿佛又回到父亲和陈阿姨首次见面的情形。两人之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父亲脸上的愁容一扫而空,精神饱满地畅谈着自己的想法。而陈阿姨默默地在旁边听着,不时地投去一个欣赏的眼神。

  我看着这如画的两人,突然觉得,如果陈阿姨没有慢性肾炎的话,她跟我父亲还真的会是幸福美满的一对。

  2018年6月,陈阿姨的病再次发作,医生说她的病已经到了第三期,肾脏多多少少开始出现了损伤,除了日常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外,一旦出现水肿就要留院观察。

  父亲在陈阿姨住院期间一直陪着她,整个人消瘦了许多,我看着于心不忍,赶紧又请了个保姆来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而李盛尹那边则陆续打来了些钱,说是因为卖了房子。

  每个星期三我都会去医院看望陈阿姨,但因为这个星期的周三要开例会,我提早了一天去,还选在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刚到陈阿姨的房门,便听到里面有一男一女在交谈,我以为是父亲来了,正要推门而入,却突然听出了李盛尹的声音,而且他们好像在说什么钱的事情,莫不是在跟她说他曾给我钱的事?

  我趴在门上听,声音瞬间清晰无比。李盛尹说:“妈,那钱是陈爸给的。”

  陈阿姨有些生气:“你怎么能拿他的钱!这是妈的病,怎么可以让别人来承担?”

  ldquo;妈!我这些年的钱都给你治病用了,哪里还有钱拿出来!你没听她说吗?要不是陈爸给我支了一招,叫我骗陈君说我爸留下了些房产,还让我把十万转交给她,让她觉得咱家还有点资本,你们早就离婚了!”

  里面沉默了半天,一个更小的声音响了起来:“她就是一个势利眼……”

  ldquo;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有这个病就是负累,她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是我们对不起他们!”

  五雷轰顶,原来李盛尹根本就没有什么老家房子,那十万和最近给的那笔钱全都是我爸叫他转交给我的,就为了打消我让他们离婚的念头!

长沙癫痫治疗哪里好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我不懂,凭什么我爸对她这么好,放弃当年投资用的钱,不惜动用财力、人力,就为了让我支持他跟陈阿姨的婚姻?

  我去找父亲,他当面承认了自己确实是将钱给了李盛尹,还教他编了这么一个谎言来忽悠我。而更让我震惊的是,其实他早在结婚前就知道了陈阿姨患有慢性肾炎,但他也瞒着没说,甚至到了婚后陈阿姨病发,也是他用自己的积蓄给她治疗。要不是我因为担心父亲会再次发生上次高血压昏厥的情况,去查银行转账记录,是根本不会发现陈阿姨身患慢性肾炎的事。

  ldquo;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你这么做值得吗?”我问。父亲像个孩子似地低下头:“其实在你高中的时候,我就想跟你陈阿姨结婚了。”

  5

  ldquo;陈阿姨是我的初恋,十年前我与她重新取得了联系,刚好她的老公去世了,我们就想着结婚,而你也可以有一个母亲,可你不愿意,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点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那时为了让父亲放弃这个决定,我不吃不喝地关了自己一天。

  ldquo;等到你大学毕业后,我的身体越发不好,于是跟你提出想找个老伴,可你说你会照顾我一辈子,我那时就觉得我的女儿终于长大了。但是,你的工作越来越忙,我不忍心去打扰你,而你一直跟我说等过了这段时间就不忙了。我每一次都是相信的,也对自己说等过了这段时间女儿就能陪我了,可是我一直都没等到那一天。”

  我沉默了,鼻子有点酸。

  ldquo;一开始,你陈阿姨一两个月过来一趟,帮我做做家务。可这几年我们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我的高血压时常会犯,陈阿姨的肾病也时常发作,儿女都不在身边,我突然意识到,如果哪天一个人在家突然发病,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们已经不能再等了。”

  我曾以为父亲有我一人就够了,他养我小,我养他老。可长大后,我要忙学业;毕业后,我要忙事业;到了一定年纪后,我就要忙家庭,逐渐年老的父亲却在我忙碌的生活中渐渐被冷落。

  在我读高二的时候,父亲曾向我提出过想给我找个继母,但那时我正处于叛逆期,不肯接受一个陌生女人来替代母亲的位置。等到我工作以后,他提出想找个老伴,我那时自私地认为,父亲只需要我一个女儿来照顾就可以了。最终,我这个女儿没能履行诺言,甚至还要时常麻烦年迈的父亲。

  当我终于发现父亲需要一个老伴照顾后,也仍旧是站在我自己的角度上,无论父亲多么喜欢陈阿姨,我都坚决认为陈阿姨就是一个想通过婚姻来骗取医疗费的人,不管不顾地想要拆散他们。而陈阿姨和父亲十年前就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正是因为我的自私,让他们选择了放弃,又正是因为我的自私,让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在一起。

  父亲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在他低头的瞬间,我看到他的眼睛通红,眼角微湿,但他仍用手掩住脸,似乎不愿意让我看到他早已疲惫的心。

  ldquo;我和陈阿姨都不算是一个很健康的人,但都不希望因为生病而连累儿女。我们为了儿女操碎了一辈子的心,想平平静静地过完剩下的日子,希望你一定要接受她。”

  我点点头,擦了擦眼角,郑重地说道:“对不起,爸爸,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让你们离婚了。”

  当天,我就将本月的大部分工作陆续推掉,待陈阿姨的水肿完全消下去以后,我和父亲将她接回了家,约上李盛尹一起吃了个饭,还特意订了旅行社,去柬埔寨玩了五天。

  我终于明白父亲当年一个人在家,日盼夜盼女儿归家的心情,也终于明白,即使自己生病,也不想让家人担心的心情。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上天总是不放过终于醒悟的人?

  国庆小长假刚过完,父亲就因为高血压性脑出血被推进了手术室,可是出来以后,医生却说父亲可能今后很难再站起来。

  父亲表现得很乐观,牵着我和陈阿姨的手说:“我这一辈子左手女儿,右手爱人,足够了。”望着一边依偎在父亲身边的陈阿姨,我的眼睛湿了……

  作者  |  陈君   银行理财部经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fdukx.com  爱听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